咨询电话:18382226399

热线电话:18382226399(微信同号)QQ咨询:1501351322

梦回稻城亚丁的那次旅行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4-11-06  |  浏览:

  梦回稻城亚丁的那次旅行——最开始知道稻城亚丁,是两年前,在从九寨沟回来的旅途上,我们的导游,一个留着一头微卷的中长发的小伙子,任凭一缕长长的刘海耷拉在眼前,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拿着话筒,也不正眼看我们,仿佛已然回到他的记忆里,然后用深情款款且略带忧郁的语气说:“稻城亚丁更值得一去,那是最后的香格里拉。”后来印象中常把亚丁放在稻城的前面,觉得那样念起来更加诗意一些,就这么在口中念叨了两年,想着总有一天去到那个比九寨沟更美的地方。

  从来都不担心旅程的安排,月月是最好的旅行伙伴,她往往更积极兴奋于旅程的准备。比如翻阅各类旅行书籍,上网查询旅行社信息,以及众多网友的评论和游记。最后她会打电话给我:现在我们这么这么这么,如何?一切都听她的吧。

  事情都还顺利,国庆节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开始期盼。积累了一整个夏天的烦躁和郁闷,终于渐渐渐渐散开,突然有一天被完全丢弃。人对一件事物的期盼,远远超出了他得到它之后的任何情感,至于回忆,那就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为什么说稻城亚丁是失踪的完美记忆?其实开始的时候我是希望写成“失踪的不完美记忆”。因为在我的字典里,只有不完美才是永恒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月以后,我再翻开回忆,发现大脑已自动筛去了那些缺憾,稻城亚丁陡然间变成完美无缺的旅行,只是记忆已经开始模糊,除了帮助回想的照片以外,它失踪了。

川藏线越野车自驾游

  值得骄傲的战斗
       
      
战胜高原反应是此行最大的胜利,直到现在还是很佩服自己的意志力,从头至尾没有想过要退缩。

  其实我对高原反应一点都没有心理准备,自从去过黄龙四千多米海拔却毫无异样感觉之后,就很自信自己的身体完全可以对抗高原。况且月月在网上已经获得网友指点,在启程前我们都吃了据说非常有用的红景天,一种三十五块钱二十四粒的中成药。

  高原反应是突如其来的。10月17日清晨,我们穿越层层浓雾,来到第一座海拔超过四千多米的高山,与刚露出脸不久的太阳撞了个满怀,阳光从云海上方射过来,刚才还伸手不见五指,一下子又是灿烂晃眼,真是奇妙的经历。

  每座山的最高处会立有一块指示海拔高度和山名的牌子,我们都会在牌子下面拍照留念。第一座是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那时候除了天气特别冷以外,还没有特别的感觉。接下来是此行的最高山卡子拉山,海拔4718米。当我兴奋地冲着指示牌小跑而去的时候,完全忘了钟师傅多次的忠告,在海拔高的地方千万不要激动。于是乎情况发生了,刚跑了两步,就突然觉得自己的腿很难抬起来,看着眼前才十米的距离,却怎么也过不去。后来便在牌子下拍了张痛苦不堪的表情照。

  事情当然还没完,接下去的行程还要连续翻越四座超过四千米的山,为了赶路,钟师傅把车开得既快又险,转弯也急,不久大家就开始不同程度的晕车。我是最早晕的那个,虽然程度不如后来者厉害,但脸色发青众人都有目共睹,所以就把副驾驶的位子让给我。由于前面颠簸小,我不久进入了梦乡。正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让人后怕的事,我看见钟师傅耷拉着眼皮好像要睡着了似的。我一惊,看见大家都在打瞌睡,觉得一阵晕眩,于是又睡过去。在朦胧中又听见钟师傅让月月帮他拿肌肝口服液,他自己也开始有高原反应了。后来我们再回忆这事,也都是一笑了之,完全把他当作沿途的趣事重提。

  我的难受一直延续着,因为另一位旅友呕吐地厉害,所以我让出了副驾驶的位置,自己坐到后面。感觉越来越糟糕,后面的行程中,一路虽然紧闭着眼睛,却一秒钟都不曾睡着。身体和意志在参加斗争,怎么也要撑下去。

  六点多钟,下了最后一座其实风景很有特色的海子山,在所有人唉声叹气中,我们看见了稻城的建筑群。饭店的老板娘事先已经为我们煲了一锅松茸鸡汤,可惜没有人有胃口吃。月月算是最精神的一个,还陪司机师傅喝了几口酒,但也是疲惫不堪。此时的我,双腿已不听使唤,头晕得根本就抬不起来,浑身发冷,趴在桌子上喘气。后来吸了几口氧气,又喝了瓶肌肝口服液,被搀进了房间。

  房间里很冷,我正犯愁,这种状况我今晚怎么睡觉,明天又怎么继续,日后的行程到底是否还能照常进行?忽见老板娘送了一床被子进来了。她一边麻利地帮我铺床,一边问我情况如何,接着她又转身出去拿了一条电热毯和一晚香油进来了。原来她说自己一直都给生病的客人做刮痧疗法,很有效的。我趴在微微发热的床上,背上被刮出一条条的乌青,不过的确是舒服了很多。好心的老板娘硬是不肯收我给的小费,让我感动地要命。后来,意外于当地的电视台居然收得到东方卫视频道,两个人舒舒服服地看了一场申花国际的德比大战,申花大胜,我们大悦,激动中慢慢睡去。

  半夜曾被过快的心跳惊醒过,但又勉强继续睡。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老板娘又来嘘寒问暖,倍感温馨,只是心跳仍然很快,四肢无力。钟师傅来看望我们,问我们能不能坚持后面的路程。我说当然可以,不就是心跳有点快嘛。不曾想一旁的另一个司机大声说,心跳快可是最严重的症状,千万不能继续赶路,昨天有个人就是这么死了的。我一听不但没被吓倒,反而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和力气,大声回答他,不用吓唬我,我偏不怕。那人见我不识好人心,悻悻地走了。于是在互相扶持和自身意志的鼓舞下,一行人又上路向着亚丁村而去。

  那个晚上曾被我和月月称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一夜,但不久我们就忘记了这些,因为尽管我们仍维持着心跳很快、头痛不止的身体状态,却越来越适应这种感觉,大胆地放开胸怀去拥抱美丽的亚丁。

  青蛙海的代价

  写这篇游记对我最大的挑战就是我对旅途的不熟悉程度已经到了极点。我除了会观赏沿途美景,知道稻城就是稻城县,亚丁就是一个小村庄以外,其他的一概不知,加上我根本没在旅途中做任何笔记,所以连很多景点的名称也已经模糊混淆。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我对旅途的不熟悉,应该追溯到年前,我们在进行今年出游计划的时候。月月提议去稻城亚丁,我就想也不想的回答说好,后来的事情就是月月的了。直到坐上我们的切诺基,我都还没曾料到此次旅途的艰辛和危险。虽然月月也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她至少还是能对照着行程说出我们已经去的或者将要去的地方。我因为一路上对高原反应的轻视,造成每晚精神状态欠佳,所以月月拿着她的行程表和我讨论的时候,我总是回答差不多同一句话,管他呢,你现在想得很好,明天说不定就变了。

  事实上,我们还是多少改变了行程,最难忘的恐怕要属亚丁村里的青蛙海了。

  10月18日,因为前一天的高原反应,我们不得不比规定的时间晚了好几个小时出发,取消了早上的景点——某温泉的源头。中午左右已经到达日瓦(进亚丁村的必经之处),下午如何安排成为大家的话题。钟师傅最有发言权,他说,我把你们拉进村,帮你们找个藏民做向导,就去青蛙海吧,那里单程大概要走两个小时,你们看怎么样。我们互相看看,昨天的高原反应还记忆尤新,现在心跳还维持在每分钟一百跳以上,头痛阵阵,爬两个小时的山路,能行吗?沉默了一会,看大家都不响应,钟师傅便说如果你们都吃不消,那就全体在这里休息。

  休息?那怎么成,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花了那么多钱,总不至于是来休息的吧。我第一个反对,月月也赞同我的意见。另外的两个旅友也在激烈思想斗争后表示同意。大不了爬不动坐下歇着,在饭店睡觉算什么探险游?

  去亚丁的路是近两个小时的坎坷山路,这条山路据说一直都没办法修好,不是自身塌陷,就是被山石砸坏,所以后来索性就不修,造成今天游人的不便。因为对亚丁的向往,即使山路再坎坷,沿途风光再单调,我们也都一声不吭。

  当下,有三部车子的人集合到一起,九个人都严正以待,准备接受挑战。10分钟后,当钟师傅拉着给我们做向导的藏民走过来时,就有女士表示退出,要留在山下看看四周的风光。于是八个人组成一支毫无纪律的队伍稀稀拉拉地出发了。

  带队的藏民也是女性,脸上有特色地红着,只会说非常简单的汉语,我们无论问她什么都只会回答“好”和“对”。所以一路上都比较寂静,没人说话的另一个原因是大家都是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翻越四千多米的山,说话意味着更多的透支。

  我和月月差不多是走在最后的,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就是刚刚退出那位女士的先生,他们夫妇俩是我们的旅友,珠海人,特别怕吃苦,对物质条件要求高,也常常因此被钟师傅抱怨,还惹一些笑话,不过总算还不缺乏基本的谦让精神,旅途上有他们的笑话也给大家解闷。先生天天早饭时都会抱怨晚上头疼有狗叫睡不好,还曾经拿三只拖鞋扔下窗去砸狗头,所以在这里称他睡不好先生。太太呢常常说自己去香港,好像家里很有钱的样子,拍照时不是喜欢挺肚子就是爱撅屁股,一个景点至少拍三张以上不同自姿势的照片,所以在这里称她撅屁股太太。

  好了,现在走在我们前面的就是睡不好先生和另一对夫妇。我们其实也顾不上别人,只知道顾着自己的脚下渐渐退后的山路。路一点也不陡,但那实实在在是由人踩出来的路,非常窄,在某些地方因为山石而使路显得比较滑,必须很小心。上山的路差不多是走50步停2分钟,100米的路程下来,就必须坐下歇息。沿途并没有特别的风景,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行人,除了色彩变幻的树木,就是远山。山那么空旷,忽远忽近,让人觉得渺小,不过那时候也并没想很多,就是想着能快点到达目的地。

  走了大概快一个钟点,在停下来休息时问向导,到底还有多远,她说一半了一半了。这么说着,睡不好先生也提出要退出了。我们没想通为什么他会在走了一半的时候放弃,但实在也没力气劝说,看着他渐渐远离的身影,只能为他觉得不值。继续走,另一对夫妇也开始走得少停地多,后来干脆没了踪影,估计是他们坐在半路享受两人世界吧。就这样,事实上行程根本只过了三分之一,却仅剩五个人加向导了。

  向导其实一直在以欺骗战术来激励我们,不知道她究竟是故意的,还是因为语言不通的误解造成的,总之呢,她总是说还有10 分钟的路程,而这10分钟实在是太长了。这和当初在黄龙景区的情形差不多,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游客都会告诉我们还有大概10分钟的路程,但事实上……经历了无数次的停顿,我们终于看见了青蛙海,一个在阳光照耀下闪着迷离的光,似乎离我们很近,却怎么也无法靠近的海子。背景是连绵的雪山,景色还是相当好的。可能是因为路途太过辛苦的缘故,我们拼命在那里拍照留念,尽管整个青蛙海是逆光的,但我们还是不肯罢手,就连对面的那个不知名的小水潭也被多次记录。

  下山的路相对好走,没那么吃力,且大家已经心中有数,一切就顺当起来。不过我们还是疏忽了一点,随着海拔的降低,如果下山速度过快,人体就会产生不适应,头又开始晕起来,人在重力作用下的下冲,显得晃晃悠悠,好像个醉鬼一样。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竟然花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完成全程,害得钟师傅和撅屁股太太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以为我们半途遭打劫,或者又有人高山反应连累大家都下不了山。

  后来我们在黑暗中,在张宇的歌声伴随下完成了来时那条颠簸的山路,此时的我已经头痛欲裂,顾不上下山的路途艰险,只有撅屁股太太一路为钟师傅的车技不停的流冷汗。

  珍珠海的遗憾

  珍珠海是亚丁村最著名的景点之一,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偏差,造成和其他景点无法顺一条路线游览,因此如果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就不得不放弃。我们之所以看到了珍珠海,那也是以放弃了其他景点作为交换的,不得不说是个小小的遗憾。

  10月19日,我们第二次进村,通过排队随机抽签的方式每人得到了一匹马(有时是骡子)和一个马夫。一路上马夫在前面牵马,游客则坐在马背上欣赏沿途美景。经过昨天五个多小时与青蛙海的抗争,今天我们真的只能是坐享其“程”了。

  目之所及,是一片山水的组合,也是壮阔与秀美的组合。水面不过10米宽,水流湍急而下,遇到无数彩色的山石,便形成一朵朵白色小瀑布,好似百花从中盛开的野菊,平缓处水为蓝绿色,水清见底。水边多以金黄色的松树为主,这种松树在黄龙时也到处可见。远山是遍地的矮灌木,绿色由深到浅,层次分明。再远处就是行程上所记载的三座著名的雪山,仙乃日、央迈勇和夏洛多吉。其实在离得较远的时候,我们无法辨认哪座山叫什么,不过心中对雪山的向往和对神山的崇拜,使人不由肃然起敬。

  冲古寺是第一个景点。虽然叫“寺”,但是寺庙仍在建设中,而其特色也是和九寨沟有点相似,幽静的一潭清水和树的倒影。景点周围聚集了不少休息的藏民和马,游客四处拍照留念,热闹的景象和昨天的青蛙海有着天壤之别。我们只停留了没多久就继续出发,中途经过一个类似山谷的地方,长满了紫色的灌木丛,不到半人高。马匹在其间觅食,一眼望过去,的确很有水墨画的意境。只可惜我们不是称职的放牧人,总担心马会随时抬起后腿踢我们一脚,穿的服装也不够民族化,破坏了整个画面。

  大约又行了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看见了传说中的夏洛多吉,第一次离神圣的雪山那么近!阳光下,白雪覆盖的山脉在蓝色天空的衬托下显得轮廓分明,山体本身的褶皱看起来更象是菩萨衣服上的纹理,又似在风中飘动。可能是眼花了吧。

  马夫此时建议我们回头去珍珠海,放弃去洛绒牛场。当时由于语言不通,我们以为是由于洛绒牛场太远,怕赶不回来的缘故。但后来发现,其实完全是狡猾的马夫给设下的圈套。当我们一回到冲古寺景点的时候,从另一条路上山就可以前往珍珠海。此时马夫们就说他们的马是无法往前去的,这条路过于危险,景区管理所设了监察员,如果发现有马匹上山则要罚款。如果我们一定要去,他们就派出其中的两个做向导带我们去,每个向导收费20元。我们当时就很气愤,本来我们是付了180 元/人的骑马费,路程是往返洛绒牛场的。现在规定的路程没有走到,却反到还问我们收额外的费用。

  讨论了以后,我们也无可奈何地接受了他们的提议。这里的藏民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淳朴,是事先没有预料的。后来他们还向我们要随身带的干粮当午饭吃,说是他们不能饿着肚子赶路。这也是事先没有预料的,幸亏我和月月准备充足,但可怜的睡不好先生和撅屁股太太就很惨,他们随身只带了四只妙芙蛋糕。吃过这种蛋糕的人都知道,它的体积和份量。所以当分出去一半以后,他们夫妻两只能自己辛苦地挨饿了。

  上山没几步,新的困难又来了。我们根本体力不支!青蛙海的一役使大家都难以继续战胜眼前更陡的山路。此时,狡猾的马夫又出了一招,随着一声口哨,层层叠叠的树林后不知哪里跑来了一匹马,被一个年轻的藏民小伙牵着走了出来。每个人30元,直达山顶。我们面面相觑,心里挺不满。开始大家都强硬着态度表示不接受。是我,第一个妥协,这么个状况,什么时候登上山顶,虽然下山的人说只要四十分钟的路程,但经历了多次善意的谎言,我们还是有点担心。最终我第一个投降,一骨碌翻上马背就走了。月月和撅屁股太太还想坚持走一段,但未果,在我上山后不久也策马赶来。睡不好先生最倔强,也许是因为在青蛙海的半途而废使他觉得不能不如我们俩女的,所以硬硬头爬上山顶。

  事实上,珍珠海的景色不能不说是出色的。只可惜,这里的山水与九寨沟相比,清秀不够,气势不足,在亚丁村满眼空旷与深远的非凡中显得有些尴尬。那是个面积不大的海子,因为在阳光照耀时,当风掠过湖面就会产生细小的波纹,折射得整个湖面泛起无数珍珠般璀璨的光点,所以得名(此为个人评述,无从考证)。

  倒是进珍珠海前,一片类似山谷的凹地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此处也还是遍地的紫色灌木,紫色忽深忽浅,一会偏红,一会偏黑,错落有致,仿佛深山里飘起一朵一朵紫色的云,围绕这雄伟的山,变化曼妙身姿。不远处是深绿色山脉,以及由松树组成的金黄一片,随着海拔的渐渐升高,最后就是白雪皑皑的神话之颠。可惜,还是留下遗憾,由于逆光和照相机本身的技术限制,使我们无法全记录这场童话般诱人的山林秀。下山路上,我们还对一些比较有特色的民居、嘛尼堆、哈达进行了艺术摄影,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收获颇丰。

  无量河与无鳞鱼

  自亚丁村返回,要重新经过稻城,然后在新都桥宿营。事实上旅途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精彩。沿途的风光远远超过我们想象中的壮美。当然也还是被名不副实的红草地当头砸了一棒,被撅屁股太太每到一地都要长时间逗留拍她的千姿百态写真集弄得哭笑不得。

  无鳞鱼是无量河的特产,远近闻名。据说这种鱼为了适应高原,所以才会进化成现在这样无鳞的形态。在其他海拔的地形中是看不到的。当然这么珍贵的鱼,价格也相当不菲。饭店按人头收费,每个人50元,大概只能吃到两条鱼。

  一下车,我们首先是被无量河的风光吸引住了,直奔向河边。这是此行中所见的最宽最深的河流了。我们不知道她自哪里来要流向哪里,反正觉得这样的名字很神秘,与河本身也很相配。无量河,“无量”为无穷大的容量,能容一切烦恼和忧虑,随水流一去不返。河水是浅绿色的,透着微微的蓝,青得如此好看,仿佛天上神仙佩戴的翡翠,落入人间化作河流,滔滔而下,几万年不停息。

  在河边晒晒太阳,深呼吸一口,好像真的忘记了烦恼一般,跑着跳着转起了圈儿,完全不顾放牧人诧异的眼神。放牧人在河边赶着几只闲散的牦牛,全身黑黑的,却长着一张雪白的脸,好似京剧里的白脸曹操,也容易让人想到那个央视版《笑傲江湖》里老爱变脸的青城帮。或者它们就是神仙派下来保卫这条河流的,所以长得丑点,把人吓得远远的。

  “开饭了!”原来这里也请了藏民帮忙煮饭菜,不知道味道如何。刚才过于沉浸在无量河的华美,却忘了看无鳞鱼鲜活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已经来不及,只有火锅盆里被煮得沸腾的酸菜汤和上上下下翻滚的雪白的鱼肉。估计这鱼很小,应该和我们熟悉的塘鲤鱼差不多,一条也就巴掌长,两指宽。就象先前说道的,人对一样东西的期待超过了所有得到它以后的一切情感。鱼的味道让我们有点失望,不仅不够鲜美,而且因为没有洗清内脏,所以常常吃到苦胆味。当然,我们也是太饿了,顾不了那么多,狼吞虎咽的样子十分可笑。更何况,这么罕见的鱼类,不历经艰辛也根本品尝不到。所以与其说我们是在品尝无鳞鱼,倒不如说我们是在品味无量河。

  又梦回到稻城亚丁那年那次旅行,心心念念,来年一定要再去一次,细细欣赏她的美·······

发表留言
姓名:必填
电话:必填
  • 色达·虔诚·修行
  • 最后的香格里拉——稻城亚丁
  • 川西甘孜州
  • 诺尔盖大草原
  • 西藏旅游
  • 趁年轻去西藏折腾
  • 自驾游去拉萨
  • 心系西藏
  • 追梦西藏行
  • 西王母瑶池
川藏线包车
创意产品